首页 歌词曲谱正文

桂林某律师律师伪造证据虚假诉讼收取离婚官司风险费

wangchaowh 歌词曲谱 2021-05-08 23:15:02 25 0

  曝光:广西桂林某律师事务所无德律师设置法律陷阱,侵害委托代理人利益。

  本人张云瑞(电话:15177786161)家住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黄歧街办珠江半岛花园。我与广西桂林XX律师事务所对委托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西桂林市象山区人民法院(2019)桂0304民初36号和桂林市中院(2019)桂03民终2724号《民事判决书》民事判决,2019年12月4日向广西壮族自治区高院提出再审申请,2019年12月25日广西壮族自治区高院(2019)桂民申5627号《民事裁定书》驳回了我的再审申请。我不服广西壮族自治区高院作出的裁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向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申请,请求人民检察院向人民法院提起抗诉。

  在本案中涉及到法院罔顾事实偏袒判决,现我将案件大致情况公之于众,希望能够通过舆论监督,促使法院公平公正依法审理。

  一.一、二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并且遗漏重要事实,主要体现以下几个方面:

  一.二审和再审法院认定广西XX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被抗诉人)通过微信服务完成抗诉人一审代理事项,认定该事实没有证据支持,理由如下:

  其一、抗诉人的离婚案件在吉林省四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共开庭四次,被抗诉人指派二位律师作为委托代理人(本人只委托该所一位律师,另一位当时说是律师助手,协助其办理手续事项,)仅参加了前二次的开庭,被抗诉人答辩缺席原因有二点,一是因为被抗诉人律师的同学去世其要赶回参加主持,二是因为抗诉人为被抗诉人买了回程机票不可改签。因此,抗诉人张云瑞与前妻在四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的离婚《民事调解书》和两次庭审笔录中没有被抗诉人及其指派律师的任何信息,生效的法律文书已经证明被抗诉人无故终止抗诉人一审委托事项。抗诉人中途就终止了一审委托事项,根据《合同法》第八条 依合同履行义务原则 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

  其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77条第 1款“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依职权制作的公文书证的证明力一般大于其他书证。”之规定,该《民事调解书》和《庭审笔录》证明力大于广西九宇律师事务所的单方陈述及其他证据,本案的其他证据与该证据有冲突的,应以该证据的证明力为准。

  综上,一、二审法院认为被抗诉人通过微信完成代理事项,判决我支付被抗诉人财产分割服务代理费,明显适用法律错误。

  二.被抗诉人一审中向法院起诉的合同纠纷诉讼标的为335万元,一审法院认定合同的争议标的为666.7968万元错误。

  被抗诉人通过伪造的无效证据、伪造《风险代理合同》起诉抗诉人,在一审中,被抗诉人的起诉标的是335万元,以该标的的15%向法院主张风险代理服务费502500元;一、二审法院在没有合法依据可以支持被抗诉人风险代理费判决下,擅自为被抗诉人更改标的创设权利,认定离婚案的争议标的为666.7968万,以最高的服务费标准计算律师费。被抗诉人未变更诉请,也未变更起诉的事实及理由的情况下,一审法院作为审判机关,代被抗诉人行使了诉权,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我有权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之规定,一、二审法院任意扩大自己的审理权限,违背中立原则及不告不理的审判原则。一、二审法院认定合同争议标的为666.7968万是明显错误的。

  三. 一、二审法院裁定被抗诉人与抗诉人虽然未签订《委托代理合同》,但被抗诉人实际完成了合同委托事项是明显错误的。

  首先抗诉人与被抗诉人2016年1月9日签订《委托代理合同》,该合同是认定抗诉人张云瑞与被抗诉人权利义务的唯一的法律依据,该合同对上诉人和被上诉人的权利义务进行约定,抗诉人依照约定交纳了律师费8000元,并且被抗诉人在合同未变更之外向我违法收取律师费5000元。

  抗诉人在二审诉讼过程中向法庭递交了抗诉人与被抗诉人已经于2016年1月9日签订有《委托代理合同》,该委托代理合同是当时在被抗诉人做实习律师欧XXX填写相关的合同内容后快递给抗诉人,抗诉人在签完名后,快递给被抗诉人。该《委托代理合同》约定本案的一审律师代理费8000元,从聊天记录可以证实,被抗诉认可收到律师服务费8000元,被抗诉人收取律师费的时间与该《委托代理合同》的形成时间上一致,二审中被抗诉人没有否认2016年1月9日签订有《委托代理合同》的真实性,二审法院也将该证据材料作为认定事实的参考依据。该《委托代理合同》是合法、有效的,该合同是调整抗诉人与被抗诉人双方的唯一合法依据。二审法院也将该证据材料作为认定事实的参考依据,但同时又不以该证据材料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二审法院在证据的认定上采用双重标准,自相矛盾。法院的相关事实的认定是明显错误的。

  其次,被抗诉人与抗诉人在订立有《委托代理合同》情况下,为了达到侵害抗诉人利益的目的,一而再的单方面强迫抗诉人变更合同。被抗诉人提供的《风险委托代理合同》是伪造的,形式上是违法的,内容也是违法的,该合同的内容条款属于风险代理,违反《律师收费管理办法》第11条第一款的规定,同时也违反《广西壮族自治区律师服务收费管理实施办法》第11条第一款的规定,涉及离婚诉讼的案件,不允许风险代理。原告作为诉讼代理人,向法院提供一个不存在的虚假委托代理合同,其过错已经非常明显,原告作为专业法律工作者,明知离婚案件不得约定风险代理,其提供的单方委托代理合同是一个风险代理合同,其行为更是错上加错!

  四.一、二审法院依照2018年8月22日欧阳荣茜和被抗诉人所做的《接谈笔录》是违法的。认定离婚案诉讼标的为666.7968万,并依据《广西壮族自治区律师服务收费标准》计算本案的律师服务费是错误的。

  2 .制作该《接谈笔录》的目的是违法的。作为受托人,作笔录的目的是为了维护抗诉人的合法权益,当预估到在抗诉人的离婚官司中可能会因抗诉人张云瑞与前妻无法通过一审诉讼离婚时,被抗诉人二位律师中途就终止了自己的代理职责。该接谈笔录在离婚庭审中没有一处涉及到,在官司中更没有给抗诉人带来任何的利益,相反,被抗诉人律师制作的该笔录的目的就是一陷阱,就是为了风险委托代理合同服务,而且违背律师的基本职业准则,任意向他人泄露抗诉人的隐私,违反了律师法的相关规定,该接笔录不是为抗诉人服务,制作该笔录就是为了损害抗诉人的利益,因此该接谈笔录没有任何的合法性。作为抗诉人张云瑞,其不知制作这个笔录的目的,对该房屋的价格作一个大致的估计和猜测,该价格没有任何的权威性和准确性,不能够作为认定诉讼标的的依据。

  2.认定离婚案诉讼标的为666.7968万,并依据《广西壮族自治区律师服务收费标准》计算本案的律师服务费是错误的。

  该《接谈笔录》漏洞百出,有三套房屋不属于夫妻的共同财产,也被计入夫妻的共同财产。如下:2

  (1)、.柳州市雅儒路281号香江天第园3单元10-2号

  (2)、柳州市中山中路51号盛华财富时代大厦15-7号

  (3)、柳州市中山中路51号盛华财富时代大厦15-8号

  这三套房屋在离婚诉讼之前已经处理过,抗诉人于柳州市城中区人民法院起诉,法院都不支持是夫妻共有财产。在本案中一、二审法院根本没有权利处理,一、二审法院将抗诉人估值得来的价值370万元纳入本案离婚的诉讼标的,认定事实荒谬可笑,且四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调解书》对夫妻财产的分割不涉及这三套房屋。一、二审法院对此三套房产并入被申请人标的数额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五.被抗诉人一审中向法院提供的《委托代理合同》是伪造的单方合同,一、二审法院未对该证据的的内容性、合法性进行审理;被上诉人以该伪造的合同提起本案的诉讼,本案应该围绕被抗诉人伪造的《委托代理合同》进行审理。

  首先,被抗诉人在与抗诉人签订过《委托代理合同》情况下,一直否认,谎称从未与抗诉人签过《委托代理合同》。被抗诉人是以从未签订过《委托代理合同》,捏造事实,提供不合法的证据证明抗诉人同意做风险代理。更改合同应该在双方协商一致下同意变更,而被抗诉人单方面变更合同的行为是违法不负责任的。被抗诉人已经明确“委托代理合同是2018年8月.23日发给抗诉人的”(参见2019年5月9日下午的一审庭审笔录的第13页第三行),但抗诉人当庭向法庭递交的2019-8-23微信收到的空白风险委托代理合同,与抗诉人递交给法院的合同内容是不一致的,被抗诉人递交的空白合同是在离婚官司结束后,为了达到向抗诉人收取风险代理费而做了重要修改,这足以证明被抗诉人向一审法院递交的《委托代理合同》是伪造的合同。一个伪造的合同不具有任何的法律效力,被抗诉人诉讼请求已经没有任何的合法依据。被抗诉人在本案中违法执业、不尽职执行的事实清楚,严重违背律师职业道德,严重损害抗诉人的合法权益,一审法院遗漏了这些重要事实,适用法律错误。

  六.被抗诉人在代理抗诉人诉讼中存在弄虚作假的违法行为。法院应当依法对被抗诉人及律师做出相应的处罚。

  1. 抗诉人在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调取的档案材料中新发现,在一审中提供的微信证据,故意对聊天内容进行删减,移花接木,断章取义,以此证明抗诉人同意其做风险代理。对方作为专业的法律工作者,以造假无效的证据证明虚构的事实。一、二审采信此证据做出错误判断,认为抗诉人跟被抗诉人同意风险代理事项,而对案件做出错误判决。法院应该以妨碍司法公正追究被抗诉人法律责任。

  2.抗诉人2019年3月14日在四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的查档材料,可以证实被抗诉人指定的代理律师在2016年10月15日的《授权委托书》诉讼中伪造抗诉人张云瑞的签名。

  抗诉人一开始委托的是被抗诉人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四十九条之(三)的规定:

  律师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吊销其律师执业证书;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三)向司法行政部门提供虚假材料或者有其他弄虚作假行为的;

  七.一审法院在认定抗诉人张云瑞与被抗诉人没有书面委托代理合同的情况下,判决抗诉人在已经支付13000元的基础上,要求抗诉人另外再向被抗诉人支付律师服务费163723元,违背了基本的“约定大于法定”和“意思自治”的基本原则,该项判决适用法院明显错误。

  首先,律师收费的依据是2016年1月9日书面《委托代理合同》,并且在该合同中对律师费有明确的约定,这是律师收费的唯一合法依据。合同是调整抗诉人张云瑞与被抗诉人之间的唯一法律依据,一、二审法院应以抗诉人与被抗诉人于2016年1月9日签订的《委托代理合同》作为认定本案的事实,该合同约定的律师服务费是8000元,本案的判决适用法律也不能与该合同相悖。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依法成立的合同,对我具有法律约束力。我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之规定,在本案的合同没有任何变更的情况下,本案判决支持的律师费不能超过8000的数额。

  综上,被抗诉人代理案件中习惯性造假,不恪守基本的职业道德,代理案件不是维护抗诉人的利益,而是通过法律陷阱损害抗诉人的合法权利。一审法庭违反法定程序,遗漏重要事实,并且一、二审的判决违背基本的生活常理,作出不合常理的事实认定,导致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作出不符合一般生活常理的判决。所以希望上级有关部门能依法彻查对案件造假和不恪守基本的职业道德侵害抗诉人的利益者,依法追究相关责任,并请求

  1.依法撤销林市象山区人民法院(2019)桂0304民初36号、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桂03民终2724号民事判决;

  2. 依法驳回被抗诉人的诉讼请求;

  3. 依法判令被抗诉人我退还律师服务费13000元;

  4. 依法判令被抗诉人承担本案一、二审和再审的诉讼费用。

  维护良好的诉讼环境.

  附:至发稿前刚得知,执行局执行财产冻结,我们一无所知,直到社保医保扣费不成功,才有微信短信得知被法院冻结执行,打电话执行局告知是申请人(也就是以上的被抗诉人)预留给他们的电话不是我们一直预留的联系电话,也不是我们预留的常用地址,所以我们没有办法收到执行文书。

桂林某律师律师伪造证据虚假诉讼收取离婚官司风险费

桂林某律师律师伪造证据虚假诉讼收取离婚官司风险费

  此委托是律师冒充签名

桂林某律师律师伪造证据虚假诉讼收取离婚官司风险费

  被抗诉人递交给法院的风险合同只有被抗诉人单方面盖章

林某律师伪造官司诉讼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2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